點評人:蔡濤(廣州美術學院藝術與人文院副研究員)
  《顏》(1934年)
  點評:用超現實主義的手法針砭時弊。當時的民國政治舞臺,各種昏庸政客魚肉人民、粉墨登場,趙獸借立體主義、超現實主義的手法表達一種觀點:且看他們下場如何。但《顏》中可以看到趙獸並沒有僅僅停留在畢加索,雖然他被稱為是“東方畢加索”,但他在這一時期就把中國的戲劇臉譜與現代主義的構成關係、神秘主義的東西進行了融合,形成了他自己獨特的超現實主義的風格。
  《飲早茶》(1969年)
  點評:這幅作品融入了南國市民生活中飲早茶這一情景,以立體主義風格描繪了一幅市井人物群像,非常獨特。趙獸筆下,每個人物都有雙色面孔,似乎隱喻了當時一些人“陽奉陰違”的嘴臉。不過趙獸後來說,這幅作品主要諷刺國際爭端,一些國家陰奉陽違,無誠意談判的人坐在一起“和談”喝茶,怎麼可能解決問題?
  《渴望》、《絕望》、《老樹烏鴉》(1975年)
  點評:三幅畫、三棵樹,隱喻那個時期趙獸內心的起伏。當時家中各個人的戶口都被遷回城中,唯獨留下孤獨的老者。當時他和妻子寫信,但不能收信,夫妻之間只能依靠想念。可以說,作品真切地反映了他內心的情感變化。三棵樹從有顏色、到黯淡再到充滿顏色,也象徵了趙獸內心的變化,他逐漸隨遇而安,並沒有抒發悲憤。
  專題採寫:南方日報記者 李培  (原標題:■ 趙獸作品點評)
創作者介紹

gp26gpdvf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